在日外国人数再创新高:中国人最多

  • 2019-11-20 16:54
  • 來源︰ 光明日報

  【文藝觀潮】

  縱觀近兩年的優秀現實題材劇作,或讓觀眾獲得暖心勵志、神清氣爽的精神浸潤,或成為時代變遷、社會發展的熒屏鏡鑒,有些更是成為口碑與收視雙贏的“爆款”。若從創作層面透視成因,其一方面緣于將正向的精神立意不著痕跡地融入了情節和人物之中,另一方面緣于讓故事對觀眾產生了持久且強烈的吸引力。

  其實,在全媒體的傳播環境中,無論觀眾的接受方式如何變化,“內容為王”的金科玉律終究不變。因此,現實題材電視劇在內容上的精品化追求,必然成為其實現更加繁榮發展的不二法則。

  在時空背景的沉潛里塑造人物

  一部優秀的現實題材電視劇作品,應當在“人”這一核心元素上下足功夫,個中關鍵點之一在于潛移默化地打通人生經歷和時空生態的互聯通道。它不僅能夠勾勒出生機勃勃的幸福圖景,還能夠呈現出時代發展的社會動態。只有這樣,從真實生活中汲取靈感的現實題材劇才能通過細膩的內容感染人,通過誠摯的情感打動人,通過正向的價值教化人,在精神和審美上展現出更加廣闊的視野與格局。

  《那座城這家人》通過展現一個震後重組家庭的關系磨合與厚重情感,用獨特視角描繪出社會變遷背景下的人物命運圖譜;《山月不知心底事》將鏡頭聚焦青年人的拼搏、情感、成長和蛻變,以奮斗為主題主線描摹出特定年代的浮世繪……這些作品尋找“小切口”來“深打井”,雖然個別時候在表現環境與人物互動、時代與命運關聯等深層關系時還可以更加細膩,但總體上勾勒出了時代風雲和個體際遇之間的因果張力。

  彰顯時代特征,反映社會實際,與此同時“真實地再現典型環境里的典型人物”,這既是現實題材電視劇的藝術特質之一,更是其義不容辭的使命擔當。無論何時,宏觀的社會圖景與微觀的個體命運總是彼此映襯、互相影響的。社會的滄桑巨變與人生的波瀾起伏,二者的互文性詮釋不僅是洞觀社會生活與人性深度的絕佳視角,也為電視劇的戲劇性提供了兼具歷史真實和藝術真實的原生動力。很多現實題材創作選擇了“小人物、大時代”的敘事策略,從普通百姓的柴米油鹽、喜怒哀樂中折射時代變遷與社會進步,讓觀眾在環境背景的高度還原和深度沉潛中有所體察頓悟。這便是現實題材電視劇通向精品化的正道所在。

  在精神內核的燭照下建構情節

  精神主題和情節編織,二者不可偏廢。只重主題,則易空洞說教;只重情節,則易魂飛魄散。只有當向善向上的思想內核與暢達考究的故事表達踫撞融合後,現實題材電視劇才可能產生深邃悠遠且震撼心靈的藝術魅力,乃至誕生社會反響強烈的“現象級”之作。

  今年,一部《破冰行動》引發了大批觀眾的追劇和熱議,其講述了以李飛等為代表的緝毒警察不畏犧牲,克服種種困難,沖破重重迷局,最終為“雷霆掃毒”專項行動奉獻熱血與生命的故事;劇作通過緊張的強情節和燒腦的懸念性來昭示邪不壓正的精神主旨,可謂“有意義”和“有意思”兼而得之。與之相比,《都挺好》則在生活流的敘事風格中,用人性的不同側面來建構激烈的戲劇沖突,讓觀眾充滿代入感地體察到人格的自我救贖與親情的彌足寶貴。此外,最近播出的《陸戰之王》《在遠方》《奔騰年代》等,飽蘸真情而又跌宕起伏,充滿熱血而又靜水流深,職場打拼的酸甜苦辣、事業愛情的兩難抉擇、夢想突圍的多重困境、理想主義的人格光芒……在激發觀眾收視熱情的同時,將社會正氣與時代精神悄然植入張弛有度的情節之中。

  主題內蘊和故事魅力,對于優質的現實題材電視劇而言缺一不可,並且應當在一部作品中相輔相成、互襯互彰。從這個角度來說,很多現實題材劇作雖然閃光之處不少,但偏于一端的失衡現象也屢見不鮮,因而創作者仍需不忘初心,秉持著工匠精神來精耕細作。

  在年代故事的隱喻中呼應現實

  近兩年,有些彰顯史詩意味的現實題材電視劇,以其宏闊視野與審美品質頗為值得圈點。比如,以高還原度彰顯出濃厚年代質感的《大江大河》,客觀描寫了幾位代表不同經濟形態的典型化角色在改革浪潮中的人生閱歷,讓不少觀眾產生著“心有戚戚焉”的共情體驗;用匠心情節再現一群青年人成長軌跡的《最美的青春》,潛移默化地將“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綠色發展觀融入塞罕壩植樹造林故事中,同時用無私奉獻精神帶給觀眾靈魂的淨化;生動還原真實歷史事件的《特赦1959》,用獨特的視角彰顯了共產黨人的崇高信仰和人道精神,從一個側面昭示出歷史發展的必然邏輯與規律;以紅軍長征為背景的《偉大的轉折》,在敘事上充分跨越時空,藝術地再現了歷史,揭示出了要堅持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要堅持獨立自主,維護領導核心等思想。

  可以說,這些作品均致力于借助一段距今稍遠的年代故事,與當代觀眾產生心理契合與精神共鳴。盡管時空挪移,但任何年代中的人性與情感都息息相通,人生轉折時的困惑與抉擇都無本質不同,人與環境的對立統一關系都值得深究特寫,這正是現實題材“好故事”的著力點和出彩點。

  所有歷史敘事的終極價值訴求都應在當下。現實題材文藝作品中的現實主義創作手法,往往以超越時空的現實觀照作為藝術表征之一。電視劇是我國文藝隊伍中的前沿方陣,對社會發展有著獨特的感知力、滲透力和鏡鑒作用,因而恰可在對年代故事的典型化書寫中,為當前社會發展提供精神燭照、經驗借鑒以及思維徑向。雖然年代更迭,但很多作品中的堅定信仰和濟世品質在今天仍具有觸及靈魂的精神感召作用,現實題材劇作者當著力于在真歷史的藝術濃縮中將其水到渠成地注入其中,從而讓作品與社會同頻共振、與觀眾深心共鳴。

  傾真心才會得民心,接地氣才會有生氣。創作者只有辯證處理好環境營造與人物塑造的關系、精神內核與故事編織的關系、年代特質與現實脈搏的關系,將真實的社會生活融入生動的藝術創作,讓作品中的感人瞬間激發生活聯想、豐富倫理感知、契合內心期待、引發情感共鳴,藝術地呈現社會生活中的常識高下、常情冷暖、常德好惡,生動地詮釋小人物對美好夢想的期盼與奮斗,才能在文化市場的激烈競爭中,將現實題材電視劇打造成兼具社會效益和市場效益的精品之作。(作者︰閆偉,系中國電視藝術委員會主任編輯)

分享︰

責任編輯︰楊騰格爾 李國棟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252341